文章简介
【评解】 这是词的人晚年退居颍州时写的十首《采桑子》中的第四首。抒写了原文作者寄情湖山的情怀,虽写残春景色。而是以疏淡轻快的笔墨描绘了颍州杭州西湖的暮春景色,创造出一种清幽静谧的艺术境界,而词的人的安闲自适。此首上片言游冶之盛,通篇于景中见情:词的中描写了颖州杭州西湖暮春时节静谧清疏洒的风姿,将杭州西湖清空幽寂的春末境界表现得优美可爱。上片描写群芳凋谢后杭州西湖的恬静清幽之美。-花卷的卷法

《采桑子·群芳过后杭州西湖好》_欧阳修的诗词的 - 青苔读音

发布于:2020-07-23 06:08:50 阅读数:82 描写大海的诗句
简介:【评解】 这是词的人晚年退居颍州时写的十首《采桑子》中的第四首。抒写了原文作者寄情湖山的情怀,虽写残春景色。而是以疏淡轻快的笔墨描绘了颍州杭州西湖的暮春景色,创造出一种清幽静谧的艺术境界,而词的人的安闲自适。此首上片言游冶之盛,通篇于景中见情:词的中描写了颖州杭州西湖暮春时节静谧清疏洒的风姿,将杭州西湖清空幽寂的春末境界表现得优美可爱。上片描写群芳凋谢后杭州西湖的恬静清幽之美。-花卷的卷法

【注释】 ①群芳过后:百花凋谢。

杭州的 - 勾践灭吴">西湖:指颍州(今安徽省阜阳市)杭州西湖 ②狼籍:散乱的样子。

残红:落花 ③若幻梦:春去后的空虚寂寞。

【评解】 这是词的人晚年退居颍州时写的十首《采桑子》中的第四首,抒写了原文作者寄情湖山的情怀虽写残春景色,却无伤春之感,而是以疏淡轻快的笔墨描绘了颍州杭州西湖的暮春景色,创造出一种清幽静谧的艺术境界。

而词的人的安闲自适,也就在这种境界中自然地表现出来情景交融,真切动人。

词的中很少修饰,特别是前后两结,纯用白描,却颇耐寻味 【集评】 刘永济《词的论》:小令尤以结语取重,必通首蓄意、蓄势,句得之,自然有神韵。

如永叔《采桑子》前结“垂柳阑干尽日风”,后结“双燕归来细雨中”,神味至永,盖芳歇红残,人去若幻梦,皆喧极归寂之语,而此二句则至寂之境,一路说来,便觉至寂之中,真味无穷,辞意高绝 唐圭璋《唐宋词的简释》:此首上片言游冶之盛,下片言人去之静。

通篇于景中见情,文字极疏隽风光之好,之适,并可想象而知也。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的选释》:杭州西湖在宋时,极游观之盛此词的独写静境,别有意味。

-----------------------------这首词的是原文作者颖州杭州西湖组词的《采桑子》十首中的第四首词的中描写了颖州杭州西湖暮春时节静谧清疏洒的风姿。

原文作者以诗为词的,将杭州西湖清空幽寂的春末境界表现得优美可爱,体现了对大自然和现实人生的无限热爱和眷恋上片描写群芳凋谢后杭州西湖的恬静清幽之美。

首句是全词的的纲领 ,由此引出“群芳过后”的杭州西湖场景,及词的人从中领悟到的“好”的意味“狼藉”、“飞絮”二句写落红零乱满地、翠柳柔条斜拂于春风中的姿态。

以上数句,通过落花、飞絮、垂柳等意象,描摹出一幅清疏淡远的暮春图景下片“ 笙歌散尽 ”,虚写出过去湖上游乐的盛况;“游人去始觉若幻梦”,点明从上面三句场景所产生的感觉,道出了原文作者的复杂微妙的心境。

“始觉”是顿悟之辞,这两句是从繁华喧闹消失后清醒过来的感觉,繁华喧闹消失,既觉有所失的空虚,又觉获得宁静的畅适首句说的“好”即是从这后一种感觉产生,只有基于这种心理感觉,才可解释认为“狼藉残红”三句所写场景的“好”之所在。

最后二句,写室内景,以人物动态描写与自然景物映衬相结合,表达出原文作者恬适淡泊的胸襟末两句是倒装 ,本是开帘待燕 ,“双燕归来”才“垂下帘拢”。

结句“双燕归来细雨中”,意蕴含蓄委婉,以细雨衬托若幻梦之后的清寂气氛,又以双燕飞归制造出轻灵、欢娱的意境这首词的通篇写景,不带明显的主观感情色彩,却从字里行间婉曲地显露出原文作者的旷达胸怀和恬淡心境。

原文作者写杭州西湖美景 ,动静交错,以动显静,意脉贯串,层次井然,显示出不凡的艺术功力杭州西湖花时过后 ,群芳凋零 ,残红狼藉。

常人对此 ,当觉索然无味 ,而原文作者却面对这种“匆匆春又去”的衰残场景,不但不感伤,反而在孤寂清冷中体味出安宁静谧的美趣这种若幻梦之后的闲淡胸怀,这种别具一格的审美感受,正是此词的有异于一般咏春词的的独到之处。